春秋戰國時期民族識別的實質_劉仲華

西北民族學院學報(哲學社會科學版)

J.NORTHWESTMINORITIESUNIVERSITY(SocialSciences)1997年第3期No.3.1997

春秋戰國時期民族識別的實質

劉仲華

  據文獻記載,我國古代民族識別產生很早,夏商時期就已有民族區分的觀念和稱謂,如《竹書紀年》《、尚書》和《詩經》中就有“夷”、“西戎”、“蠻”、“狄”的記載。殷虛出土的甲骨文和商周時期的金文,也有同樣的字眼,而且已具有族稱的意義。周朝除夏族外,四方還有夷、狄、戎、蠻等民族集團,這在歷史文獻記載中是很多的。周平王東遷以后,王室衰微,結果列國內亂,諸侯

①兼并。與此同時,各民族集團之間沖突也不斷,形成了“中國不絕若線”的局面。在利益沖突

之下,諸夏侯國一面尊王,一面攘夷。民族區分的觀念得到了空前的加強和重視。諸夏各國不

②③僅歧視異族,認為“戎,禽獸也”“,狄,豺狼之德也”。而且堅決反對夷狄猾夏“,不以中國從夷

④狄”。盡管如此嚴格區分華夷,但這只是反映了當時諸夏與夷狄集團在各種利益上的沖突。事實上,我國古代社會從來沒有壁壘森嚴的民族界限,諸夏、夷、狄、戎、蠻等概念的區分,實際上是不同地域人們在利益上的沖突和文化生活上的不同而已。

一、諸夏與夷狄不是地域、血緣上的區別

首先,諸夏與夷狄在地域上并沒有嚴格的界限,而是一種雜處的局面。如左文公九年秋,

⑤楚“自東夷伐陳”,據此可推知東夷在陳、楚之間。又陸渾蠻,在伊洛上源,故晉荀吳欲滅陸

渾,先有事于三涂⑥。這類例子不勝枚舉。大概當時諸夏各國都是農耕文化,有城郭、郊疆,過著比較穩定的定居生活,而當時已開墾的農耕土地并不廣泛,還有大片的土地是荒草、水澤。這些地方多屬邊鄙之地,正是蠻夷生活的地方。夷狄等民族集團一般都以游牧漁獵為生,常見遷徙,多居于農耕居民的城郭之外,正所謂“:茫茫禹跡,畫為九州,經啟九道,民有寢廟,獸有茂

⑦草,各有攸處,德用不擾。”由于經濟生活的不同,諸夏主要集中在大河兩岸谷地和平原地帶,

而夷狄則多集中于山林、水澤之地。我國地形復雜,山林、水澤與平原、河谷錯落有致,這就自然地形成了諸夏與夷狄的雜處和相對聚居。所以春秋戰國時期整個諸夏各國與夷狄民族集團是一種大雜處、小聚居的局面。

由于諸夏與夷狄的雜處局面,所以古代天下的概念,不僅包括諸夏,而且包括夷狄蠻戎,故

⑨有“古者天子守在四夷”,⑧“蒞中國而撫四夷也”。在《詩經》中說“:溥天之下,莫非王土,率土

⑩之濱,莫非王臣。”可見諸夏和夷狄都是構成圣王治天下、四海一所不可缺少的必要組成部

分。諸夏與夷狄的區分是以華夷一統思想為前提的,故有“戎狄豺狼,不可厭也,諸夏親昵,不

ω λ λ 可棄也。”而且在民族政策上規定“蠻夷要服,戎狄荒服”“,要服者貢,荒服者王”。

其次,諸夏和夷狄在血緣上也難以區分。《孟子》一書說舜是“東夷之人”,文王是“西夷之ξψλ λ 人”。后來的陸賈說“文王出于東夷,大禹出于西羌”。這里的舜、文王、禹顯然是華夏族的圣—90—

Word文檔免費下載Word文檔免費下載:春秋戰國時期民族識別的實質_劉仲華 (共4頁,當前第1頁)

你可能喜歡

  • 工程質量管理制度
  • 藥理學筆記
  • 最全人體解剖圖
  • 分式概念
  • 外國文學史論述題
  • 群眾路線教育
  • 高中化學一輪復習
  • 藥品目錄

春秋戰國時期民族識別的實質_劉仲華相關文檔

最新文檔

返回頂部
2296期七星彩规律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