批評不要虛設對象_馬少華

少華隨筆

NEWS&WRITING

·200909

在當代多元化的社會,任何一個人群都會有不同的觀點。針對一個群體發出整體的批評,試圖在公眾中建立對一個特定人群整體的懷疑,往往是沒有道理的,也是不公正的。這既是一個評論策略問題,也是一個評論倫理問題

批評不要虛設對象_馬少華

批評不要虛設對象_馬少華

批評不要虛設對象

■馬少華

新聞評論的目的,是針對新聞事件表達作者自己的觀點。有時候,則是批評別人的觀點。批評別人觀點的目的,也是為了表因此,如果說,表達自己的觀點。

達自己的觀點需要確定性———盡可能集中,而不是散漫,那么,在批評別人觀點的時候,其選擇的對象,也應該盡可能確定和集中。這個要求看似簡單,但在現實的駁論作品中,確實有做不到的。其毛病主要表現為:其選擇的批評對象,虛了,大了,超出了作者可以論證和讀者可以把握的范圍。更嚴重的,則是經過作者概括的批評對象其實并不存在。

比如,前不久,中國政法大學教授程春明被學生付成勵砍成重傷死亡一案開庭審理。我看到的一篇評論是《法學家怎么不反對

付成勵的死刑?》。從標題上看,這是一個典型的“復雜問題”,即一個本身包含著未經確定的前提

的問題。就比如,“你為什么要殺人呢?”這個問題中未經確認的

前提是:你是否殺了人。這在邏輯學上屬于“假設性謬誤”,即“當提出一個問題時,在這個問題當中竟然預設了某些結論的真,就是問題當中偷偷引進了一

②些假設”。而上述評論標題中預

體。這其實是一種自我設定的、虛幻的目標和批評對象,是作者在

寫作活動中內心形成的,現實中并不一定存在。

說起在寫作過程中虛設對象,我記得多年前在一個網絡論壇上還讀過一篇作品,一開頭就說:“現在的時評界有時成了詭辯場”。他這么說的根據是:“前些時某貪官入獄,其攻讀的博士學業非但沒有中斷,所在學院的副院長還定期親自上監獄為其‘開小灶’,評論界一片叫好,稱其為‘人性化’的表現。……但是到了今年湖北省文科高考‘狀元’周迅的頭上,那些人似乎又不講‘人性化’而要講規則第一了!”有網友敏銳地發現這個環節的“bug”,質疑:“所謂‘那些人’又是哪些人呢?是否能夠將為‘人性化’叫好和宣揚

設的結論是:“法學家”這個專業知識群體有一個統一的立場,就“不反對付成勵的死刑”。但要是

論證這個結論并非容易,它需要

作者仔細考察“法學家”群體的每一個個體,通過完全歸納的方法來論證。如果作者只是想批評某一個法學家的某一個觀點,為什么要給自己設置這么困難的一個前提呢?

從內容來看,這篇文章具體提到的確實只有一位法學教授。

的人具體對應起來?”但是,文中卻明確指向“作為死刑‘規則第一’

反對者主要人群的法學家們”,說顯然,針對上述兩個事件,持上述

兩種觀點的,完全可能是不同的他們“至今仍然保持著不恰當地

個人。硬說他們是同一個人或一沉默,甚至拋出支持死刑的言論”。這樣看來,作者確實是不恰

當地把一個人“擴大”成一個群

群人,是無法證明的。而作者確實是把這兩種不同的觀點“捆綁”為

63

Word文檔免費下載Word文檔免費下載:批評不要虛設對象_馬少華 (共2頁,當前第1頁)

批評不要虛設對象_馬少華相關文檔

最新文檔

返回頂部
2296期七星彩规律图